首页  »  情色武侠  »  朱元璋與周芷若
朱元璋與周芷若

話說陳友諒設計,先是借宋清書的刀殺了莫生谷,令其不容於師門。后又抓了周芷若,以其清白作要挾,逼宋清書對武當七俠和張三豐下毒。再后來有了丐幫宋清書逼婚,張無忌闖丐幫救芷若。

這里要講的就是這段故事。

當晚,在丐幫總垛,敲鑼打鼓,張燈結彩,方圓幾里,燈火通明。干嗎呢?原來是丐幫新近入夥的八袋弟子宋清書要娶親呢!只見那宋清書笑得臉都變了形了。原來挺帥的一個小夥子都笑得有些猥瑣了。

俗話說,人逢喜事精神爽,宋清書遇上結婚應該越笑越好看才對,怎麽越笑越猥瑣了呢?不懂了吧。不是還有一說嗎?叫心靈美。心靈美外表才會美。宋清書的猥瑣就是因爲他正在做壞事。

結婚不是壞事,但強迫別人結婚就不好了,更何況他是強迫一個被點了穴道毫無還手之力的弱質女流。看看新娘子吧。細挑的身材,站在那里並不比新郎官兒矮。關鍵是那蓮花般的氣質,襯托的新娘更美麗,新郎更猥瑣。相信大家早已知道這新娘是誰了。對,就是武林第一美女周芷若。

只見她一身紅裝,頭戴鳳冠,如瀑的秀發從中奔湧而出,垂落腰間,隨風擺動著,輕撫著纖細的腰身。玉腿修長,香臀渾圓,粉背直挺,在夜風中驕傲地站著。

如果說她的身材足以讓一個男人癫狂,那麽她的臉龐能使世界爲之覆滅。稍寬的瓜子臉,帶出了美麗而摒棄了嬌弱。長長的睫毛下掩蓋著一汪深不見底的秋波。鼻梁很直但精致無比,有女子的美卻又帶出男子的剛強。

她的嘴不只是姣小,而是與整個臉配合的天衣無縫的一張性感的嘴。任誰看到都會忍不住想親上一口。不過此刻新娘子粉白的面上挂著幾滴淚,平靜的秋波中映著幾顆星。這樣一來,好似一枝帶雨的梨花,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了。

然而她可注意不到這些。這被逼婚的新娘子傷心著急還來不及呢,哪兒有功夫想這些呢?

但是,這些都看在了另一個人的眼里。

若能一親芳澤,死又何憾?朱元璋趴在牆頭上,如是想道。然而,好夢還沒開始,就已經結束了——趴在他旁邊的教主張無忌拉了他一下,說道:行動!

壞人總是喜歡在黑夜里做壞事,比如宋清書陳友諒之流。因爲他們以爲黑夜能掩蓋罪惡。正是如此,好人爲了阻止壞人,也只好在夜晚活動。當然,他們是做好事。但是,有些意志不堅定的好人會受到黑夜和壞人的蠱惑而變成壞人。張無忌屬於前者,朱元璋則屬於后者。

當然,暫時朱元璋還是個好人,所以他跟著張無忌飛了出去,來到丐幫衆人的面前。

張無忌從來話不多,只說:放了芷若!言語不怒而威。朱元璋只是個手下,惟教主馬首是瞻,當然也沒話說。乾坤大挪移神功將張無忌的話放大了數萬倍,整個丐幫總垛一時間安靜下來。

明教教主張無忌帶領著壇主朱元璋,與丐幫長老陳友諒和八袋弟子宋清書對峙著。丐幫幫衆圍繞著他們,嘴里在爲本幫助威,神情卻像是在看熱鬧。

周芷若一見到張無忌,即刻想掙脫宋清書的魔爪,回到日思夜想的無忌哥哥身邊。宋清書一見張無忌,先是一驚,跟著馬上出手將意欲逃脫的周芷若至於自己的控制之下。

無忌哥哥!芷若聲嘶力竭的叫著。

被周芷若這麽一叫,張無忌立即方寸大亂。想沖上去跟宋清書一決生死但又恐傷了芷若妹妹,投鼠忌器。宋清書聽到自己的新娘竟如此叫其他男人,而且這個男人還是自己的眼中釘,妒火更盛,手上也加了力道。

啊!周芷若又叫了出來。

這個女人真是天生淫賤,連叫痛聲都如此撩撥人心。朱元璋暗自想。

容不得多想,宋清書已開始了挑釁:張無忌,想救你的‘芷若妹妹’嗎?好!喝了這瓶五毒蝕心散!不然我就殺了她。說著擡手扔了一個小瓶子給張無忌。

說時遲那時快,就在宋清書擡手的一瞬間,張無忌起動了。一掌擊向宋清書的面門。猝不及防之下,宋清書不得不放開芷若用雙手招架。張無忌把芷若推給了朱元璋,快帶芷若先走,我們鳳陽分壇見。接著就被丐幫的幫衆淹沒了。

朱元璋見教主被圍,自然不肯就走,但是一方面不敢違抗教主命令,另一方面,他覺得這實在是一個親近周姑娘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。所以他還是走了。當然,肩膀上扛著天仙般的美人周芷若。

有了教主的抵抗再加上朱元璋本身武功不弱,他很容易就突出重圍,直向鳳陽飛奔而去。

芷若因爲連日的折磨,以及穴道被封氣血淤滯,剛逃出來就暈了過去。這時在朱元璋背上顛來顛去,又醒了過來。因爲危險已去,芷若開始感覺到渾身的痛苦。實在支持不下去了,她輕聲對朱元璋說:朱壇主,我們休息一會吧。朱元璋想反正路還遠,一路這樣跑也不是辦法,先養精蓄銳一會兒也好。於是他們停了下來。

黑夜里慌不擇路,他們連一家客棧也找不到,只好在鄰近的一片樹林里稍作休息。也可以有個藏身之處。

朱元璋把周芷若放在一棵樹下,讓她背靠著樹休息一下,自己也坐在地上。

但周芷若的臉色越來越差,似乎傷得不輕。后來竟再次暈了過去。

周姑娘!周姑娘!朱元璋連叫兩聲,芷若都沒反應。

這次大禍了,周姑娘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,可怎麽向教主交待呀。想到這里,朱元璋決定用自己不很深厚的內功替芷若療傷。

他把芷若扶起來,讓她盤腿坐好,然后自己也盤腿坐在芷若的身后,一提氣將雙掌抵在了芷若的粉背上。芷若的傷有沒有治好我不知道,但朱元璋一觸及芷若的身體,馬上被柔若無骨的芷若弄得意亂神迷,心猿意馬。勉強提起的那口氣早不知去了哪里。

本來抵在背上的雙掌漸漸地移向了下方。隔著一層薄衣,芷若的侗體散發出淡淡的香味。充滿彈力的身體,帶給朱元璋陣陣快感。雖然知道這樣做是冒天下下之大不韪,但朱元璋此刻已經顧不了那麽許多了。

他從后面抱住昏迷的芷若,將雙手伸進了嫁衣的領口。芷若豐滿的乳房便落入了魔爪。興奮異常的朱元璋下身直了起來,頂著芷若的后背。兩只手繼續揉捏著,力道越來越大。

后背和乳房的不適使芷若醒了過來。

啪!黑暗寂靜的樹林里響起了一聲清脆的耳光。

你這畜生!芷若痛斥朱元璋。

周姑娘,我……情急之下朱元璋語無倫次。

我一定告訴無忌哥哥,讓他懲罰你。芷若聲色俱厲。

聽到這兒,朱元璋就生氣了。雖然他年過四十卻只作了一個小小的壇主,但這絲毫不影響他的雄心大志。

我們都知道,后來大明的開國皇帝不是別人正是朱元璋。他從來都不怎麽服張無忌,現在聽到芷若以張無忌來壓制自己,更是惱火。

好!張無忌能保護你是吧。我看他現在怎麽保護你。想到這兒,朱元璋開始繼續蹂躏周芷若。

芷若現在渾身無力,走路尚且不能,更別提反抗了。魚肉刀俎立現。

朱元璋一下子就扯去了芷若全身的外衣。這里,我得說一下明朝的服飾。近似於和服,只是比和服更緊湊一點兒,但都是很容易脫下的一種衣服。所以,朱元璋不費吹灰之力就去除了基本的障礙——不僅脫了芷若的衣服,連自己的也脫了。

看著朱元璋滿身的精肉和他挺起的大槍,芷若面如飛霞。無能爲力之下,她用手盡量地護住胸部和私處。雖然這有些徒勞。

也許是過於急色,朱元璋竟不顧一切地將鐵槍兌進了芷若微張的檀口,推送起來。

唔!

芷若被堵得喘不過氣來。想奮力咬斷這禍根卻怎麽也咬不動。反而激起了朱元璋的獸欲。芷若的小嘴雖並不歡迎他的大槍,但也帶給了他相當的快感。他的下體越來越粗。

欲望在不斷的升級,僅憑芷若的嘴已解決不了問題。,但黑暗中一時也找不到芷若的玉門,一著急他竟然用鐵槍在芷若渾身上下揉搓起來,芷若的椒乳,細腰,粉背,無一幸免。又粗又硬的家夥和鋼釺一樣的陰毛令芷若苦不堪言。然而身上被掃過的地方竟隱隱透著快感,似乎想被再次掃過一樣。

啊,嗯,啊!芷若雖然盡力壓制,但情欲依然迸發而出。

朱元璋在周芷若身上揉弄著,下體一點點接近了芷若的私處。同時,他的雙手也不閑著,渾身上下,又摸又抓。終於,他找到了芷若的玉門,雙手分開芷若的玉腿,來不及脫下芷若的亵衣就插了進去。薄薄的一層輕紗首當其沖,又怎能不破呢?但是,緊跟著輕紗破的還有,——芷若的女膜。

啊!!這次芷若陣忍不住了,疼痛和快感使她叫了出來。

不要啊!別碰那里!

朱元璋那管這些,自顧自地抽送著鐵槍。

不讓我碰!讓誰碰?你無忌哥哥?哈哈哈哈!!!朱元璋淫笑著。你這個天生的賤貨,一早就濕得一塌糊塗,裝什麽貞潔?

唔!唔!朱元璋的大力推送再次將芷若送上高潮。

不要!不要!……哦,大力點!使勁兒!高潮中的芷若竟喊出了如此矛盾的話語。

朱元璋一邊猛干,一邊低吼著,明教教主的女人!我照樣干!啊!我干死你!干死你!

就這樣,一個呻吟著,一個低吼著,三個時辰過去了。朱元璋畢竟也是人,畢竟精力有限。連干三個時辰的他死狗一樣躺在一邊兒,大槍還兀自流著白汁。

再看看芷若,云鬓淩亂,面頰绯紅,下體腫的高高墳起,玉門里時不時地淌出蜜液,大腿根部被精和蜜覆蓋著,一對玉乳隨著喘息上下動著,似乎在挑逗著誰。

稍微恢複了精力,朱元璋馬上爬了過去,把毛茸茸的頭緊緊的兌在芷若的私處,吸吮芷若流個不停的蜜液。

滋!滋!朱元璋吸的津津有味。

啊!!!!……啊!!!!芷若被吸的聲聲浪叫。

情欲像決了堤的洪水,淹沒了一切,芷若終於放棄了最后的一點兒矜持。也不知她哪兒來的力氣,竟然把朱元璋推倒在地,跨在朱元璋身上,一招觀音坐蓮,把朱元璋剛剛直起的塵根含人玉門,上下套弄起來。

朱元璋猝不及防,還以爲芷若偷襲呢。搞明白之后就迎合著芷若大動起來。一邊兒動,一邊兒還上下其手,該摸的地方無一錯過。

他用力的抓著芷若的乳房,但還覺得不過瘾,於是全身上下抓了起來,芷若的腰啊,臀啊,大腿啊被抓的一道一道的。這刺激使得芷若大聲叫號著,像條發了情的母狗。

朱元璋也算絕了,抓遍全身以后,他竟用手指進攻起芷若那柔嫩的后庭來。

芷若頓時感到一陣疼痛,就像被兩個男人同時干一樣,興奮的感覺又升騰了一層。現在這位武林第一美女嬌喘籲籲,渾身香汗淋漓,下體的蜜汁如情欲一般泛濫無邊。

朱元璋粗大的鐵槍將她一次次送上浪尖。最后,芷若啊的一聲,達到了最高潮,但緊接著便跌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前文已經說過,芷若受傷不輕,再加上剛才陰精大量流失,傷了真元,現在可謂是新仇舊恨,不省人事也並不奇怪。反倒是朱元璋,大爽了一陣之后倒沒什麽,可能是喝了芷若的蜜液,有助於他自身的真元吧。

這下麻煩了,朱元璋想,繼續帶著她走吧,她日后將今晚之事告訴教主,大禍將至矣。若不帶著她,又怎樣向教主交代?真不該一時沖動。

想了半日,他決定再打芷若一掌,然后帶著她去就醫,若能活,那是天意,若不能活,就不關自己事兒了。

於是朱元璋在周芷若的腦后玉枕穴重手一擊,順便把人事不省的芷若又奸了一遍,這才用衣服裹了芷若,大踏步的向鳳陽分壇走去。看來芷若的蜜液果然神效,連干五個時辰的朱元璋此刻依舊龍精虎猛全靠了它。

幾日后,明教鳳陽分壇,張無忌以乾坤大挪移神功爲芷若療傷;幾個月后,芷若恢複如初,不過喪失了部分記憶(這可能拜朱元璋那一掌所賜),當然也未能告發朱元璋的醜行;幾年后,明教推翻元朝,朱元璋篡位謀權,張無忌離開了明教跟趙敏歸隱山林。

至於朱元璋爲什麽要背叛張無忌,一方面,他早就野心勃勃;另一方面,他並不知道周芷若喪失記憶這回事,總是害怕那一天會遭殺身之禍,所以就先下手爲強了。

 

 

【完】

話說陳友諒設計,先是借宋清書的刀殺了莫生谷,令其不容於師門。后又抓了周芷若,以其清白作要挾,逼宋清書對武當七俠和張三豐下毒。再后來有了丐幫宋清書逼婚,張無忌闖丐幫救芷若。

這里要講的就是這段故事。

當晚,在丐幫總垛,敲鑼打鼓,張燈結彩,方圓幾里,燈火通明。干嗎呢?原來是丐幫新近入夥的八袋弟子宋清書要娶親呢!只見那宋清書笑得臉都變了形了。原來挺帥的一個小夥子都笑得有些猥瑣了。

俗話說,人逢喜事精神爽,宋清書遇上結婚應該越笑越好看才對,怎麽越笑越猥瑣了呢?不懂了吧。不是還有一說嗎?叫心靈美。心靈美外表才會美。宋清書的猥瑣就是因爲他正在做壞事。

結婚不是壞事,但強迫別人結婚就不好了,更何況他是強迫一個被點了穴道毫無還手之力的弱質女流。看看新娘子吧。細挑的身材,站在那里並不比新郎官兒矮。關鍵是那蓮花般的氣質,襯托的新娘更美麗,新郎更猥瑣。相信大家早已知道這新娘是誰了。對,就是武林第一美女周芷若。

只見她一身紅裝,頭戴鳳冠,如瀑的秀發從中奔湧而出,垂落腰間,隨風擺動著,輕撫著纖細的腰身。玉腿修長,香臀渾圓,粉背直挺,在夜風中驕傲地站著。

如果說她的身材足以讓一個男人癫狂,那麽她的臉龐能使世界爲之覆滅。稍寬的瓜子臉,帶出了美麗而摒棄了嬌弱。長長的睫毛下掩蓋著一汪深不見底的秋波。鼻梁很直但精致無比,有女子的美卻又帶出男子的剛強。

她的嘴不只是姣小,而是與整個臉配合的天衣無縫的一張性感的嘴。任誰看到都會忍不住想親上一口。不過此刻新娘子粉白的面上挂著幾滴淚,平靜的秋波中映著幾顆星。這樣一來,好似一枝帶雨的梨花,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了。

然而她可注意不到這些。這被逼婚的新娘子傷心著急還來不及呢,哪兒有功夫想這些呢?

但是,這些都看在了另一個人的眼里。

若能一親芳澤,死又何憾?朱元璋趴在牆頭上,如是想道。然而,好夢還沒開始,就已經結束了——趴在他旁邊的教主張無忌拉了他一下,說道:行動!

壞人總是喜歡在黑夜里做壞事,比如宋清書陳友諒之流。因爲他們以爲黑夜能掩蓋罪惡。正是如此,好人爲了阻止壞人,也只好在夜晚活動。當然,他們是做好事。但是,有些意志不堅定的好人會受到黑夜和壞人的蠱惑而變成壞人。張無忌屬於前者,朱元璋則屬於后者。

當然,暫時朱元璋還是個好人,所以他跟著張無忌飛了出去,來到丐幫衆人的面前。

張無忌從來話不多,只說:放了芷若!言語不怒而威。朱元璋只是個手下,惟教主馬首是瞻,當然也沒話說。乾坤大挪移神功將張無忌的話放大了數萬倍,整個丐幫總垛一時間安靜下來。

明教教主張無忌帶領著壇主朱元璋,與丐幫長老陳友諒和八袋弟子宋清書對峙著。丐幫幫衆圍繞著他們,嘴里在爲本幫助威,神情卻像是在看熱鬧。

周芷若一見到張無忌,即刻想掙脫宋清書的魔爪,回到日思夜想的無忌哥哥身邊。宋清書一見張無忌,先是一驚,跟著馬上出手將意欲逃脫的周芷若至於自己的控制之下。

無忌哥哥!芷若聲嘶力竭的叫著。

被周芷若這麽一叫,張無忌立即方寸大亂。想沖上去跟宋清書一決生死但又恐傷了芷若妹妹,投鼠忌器。宋清書聽到自己的新娘竟如此叫其他男人,而且這個男人還是自己的眼中釘,妒火更盛,手上也加了力道。

啊!周芷若又叫了出來。

這個女人真是天生淫賤,連叫痛聲都如此撩撥人心。朱元璋暗自想。

容不得多想,宋清書已開始了挑釁:張無忌,想救你的‘芷若妹妹’嗎?好!喝了這瓶五毒蝕心散!不然我就殺了她。說著擡手扔了一個小瓶子給張無忌。

說時遲那時快,就在宋清書擡手的一瞬間,張無忌起動了。一掌擊向宋清書的面門。猝不及防之下,宋清書不得不放開芷若用雙手招架。張無忌把芷若推給了朱元璋,快帶芷若先走,我們鳳陽分壇見。接著就被丐幫的幫衆淹沒了。

朱元璋見教主被圍,自然不肯就走,但是一方面不敢違抗教主命令,另一方面,他覺得這實在是一個親近周姑娘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。所以他還是走了。當然,肩膀上扛著天仙般的美人周芷若。

有了教主的抵抗再加上朱元璋本身武功不弱,他很容易就突出重圍,直向鳳陽飛奔而去。

芷若因爲連日的折磨,以及穴道被封氣血淤滯,剛逃出來就暈了過去。這時在朱元璋背上顛來顛去,又醒了過來。因爲危險已去,芷若開始感覺到渾身的痛苦。實在支持不下去了,她輕聲對朱元璋說:朱壇主,我們休息一會吧。朱元璋想反正路還遠,一路這樣跑也不是辦法,先養精蓄銳一會兒也好。於是他們停了下來。

黑夜里慌不擇路,他們連一家客棧也找不到,只好在鄰近的一片樹林里稍作休息。也可以有個藏身之處。

朱元璋把周芷若放在一棵樹下,讓她背靠著樹休息一下,自己也坐在地上。

但周芷若的臉色越來越差,似乎傷得不輕。后來竟再次暈了過去。

周姑娘!周姑娘!朱元璋連叫兩聲,芷若都沒反應。

這次大禍了,周姑娘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,可怎麽向教主交待呀。想到這里,朱元璋決定用自己不很深厚的內功替芷若療傷。

他把芷若扶起來,讓她盤腿坐好,然后自己也盤腿坐在芷若的身后,一提氣將雙掌抵在了芷若的粉背上。芷若的傷有沒有治好我不知道,但朱元璋一觸及芷若的身體,馬上被柔若無骨的芷若弄得意亂神迷,心猿意馬。勉強提起的那口氣早不知去了哪里。

本來抵在背上的雙掌漸漸地移向了下方。隔著一層薄衣,芷若的侗體散發出淡淡的香味。充滿彈力的身體,帶給朱元璋陣陣快感。雖然知道這樣做是冒天下下之大不韪,但朱元璋此刻已經顧不了那麽許多了。

他從后面抱住昏迷的芷若,將雙手伸進了嫁衣的領口。芷若豐滿的乳房便落入了魔爪。興奮異常的朱元璋下身直了起來,頂著芷若的后背。兩只手繼續揉捏著,力道越來越大。

后背和乳房的不適使芷若醒了過來。

啪!黑暗寂靜的樹林里響起了一聲清脆的耳光。

你這畜生!芷若痛斥朱元璋。

周姑娘,我……情急之下朱元璋語無倫次。

我一定告訴無忌哥哥,讓他懲罰你。芷若聲色俱厲。

聽到這兒,朱元璋就生氣了。雖然他年過四十卻只作了一個小小的壇主,但這絲毫不影響他的雄心大志。

我們都知道,后來大明的開國皇帝不是別人正是朱元璋。他從來都不怎麽服張無忌,現在聽到芷若以張無忌來壓制自己,更是惱火。

好!張無忌能保護你是吧。我看他現在怎麽保護你。想到這兒,朱元璋開始繼續蹂躏周芷若。

芷若現在渾身無力,走路尚且不能,更別提反抗了。魚肉刀俎立現。

朱元璋一下子就扯去了芷若全身的外衣。這里,我得說一下明朝的服飾。近似於和服,只是比和服更緊湊一點兒,但都是很容易脫下的一種衣服。所以,朱元璋不費吹灰之力就去除了基本的障礙——不僅脫了芷若的衣服,連自己的也脫了。

看著朱元璋滿身的精肉和他挺起的大槍,芷若面如飛霞。無能爲力之下,她用手盡量地護住胸部和私處。雖然這有些徒勞。

也許是過於急色,朱元璋竟不顧一切地將鐵槍兌進了芷若微張的檀口,推送起來。

唔!

芷若被堵得喘不過氣來。想奮力咬斷這禍根卻怎麽也咬不動。反而激起了朱元璋的獸欲。芷若的小嘴雖並不歡迎他的大槍,但也帶給了他相當的快感。他的下體越來越粗。

欲望在不斷的升級,僅憑芷若的嘴已解決不了問題。,但黑暗中一時也找不到芷若的玉門,一著急他竟然用鐵槍在芷若渾身上下揉搓起來,芷若的椒乳,細腰,粉背,無一幸免。又粗又硬的家夥和鋼釺一樣的陰毛令芷若苦不堪言。然而身上被掃過的地方竟隱隱透著快感,似乎想被再次掃過一樣。

啊,嗯,啊!芷若雖然盡力壓制,但情欲依然迸發而出。

朱元璋在周芷若身上揉弄著,下體一點點接近了芷若的私處。同時,他的雙手也不閑著,渾身上下,又摸又抓。終於,他找到了芷若的玉門,雙手分開芷若的玉腿,來不及脫下芷若的亵衣就插了進去。薄薄的一層輕紗首當其沖,又怎能不破呢?但是,緊跟著輕紗破的還有,——芷若的女膜。

啊!!這次芷若陣忍不住了,疼痛和快感使她叫了出來。

不要啊!別碰那里!

朱元璋那管這些,自顧自地抽送著鐵槍。

不讓我碰!讓誰碰?你無忌哥哥?哈哈哈哈!!!朱元璋淫笑著。你這個天生的賤貨,一早就濕得一塌糊塗,裝什麽貞潔?

唔!唔!朱元璋的大力推送再次將芷若送上高潮。

不要!不要!……哦,大力點!使勁兒!高潮中的芷若竟喊出了如此矛盾的話語。

朱元璋一邊猛干,一邊低吼著,明教教主的女人!我照樣干!啊!我干死你!干死你!

就這樣,一個呻吟著,一個低吼著,三個時辰過去了。朱元璋畢竟也是人,畢竟精力有限。連干三個時辰的他死狗一樣躺在一邊兒,大槍還兀自流著白汁。

再看看芷若,云鬓淩亂,面頰绯紅,下體腫的高高墳起,玉門里時不時地淌出蜜液,大腿根部被精和蜜覆蓋著,一對玉乳隨著喘息上下動著,似乎在挑逗著誰。

稍微恢複了精力,朱元璋馬上爬了過去,把毛茸茸的頭緊緊的兌在芷若的私處,吸吮芷若流個不停的蜜液。

滋!滋!朱元璋吸的津津有味。

啊!!!!……啊!!!!芷若被吸的聲聲浪叫。

情欲像決了堤的洪水,淹沒了一切,芷若終於放棄了最后的一點兒矜持。也不知她哪兒來的力氣,竟然把朱元璋推倒在地,跨在朱元璋身上,一招觀音坐蓮,把朱元璋剛剛直起的塵根含人玉門,上下套弄起來。

朱元璋猝不及防,還以爲芷若偷襲呢。搞明白之后就迎合著芷若大動起來。一邊兒動,一邊兒還上下其手,該摸的地方無一錯過。

他用力的抓著芷若的乳房,但還覺得不過瘾,於是全身上下抓了起來,芷若的腰啊,臀啊,大腿啊被抓的一道一道的。這刺激使得芷若大聲叫號著,像條發了情的母狗。

朱元璋也算絕了,抓遍全身以后,他竟用手指進攻起芷若那柔嫩的后庭來。

芷若頓時感到一陣疼痛,就像被兩個男人同時干一樣,興奮的感覺又升騰了一層。現在這位武林第一美女嬌喘籲籲,渾身香汗淋漓,下體的蜜汁如情欲一般泛濫無邊。

朱元璋粗大的鐵槍將她一次次送上浪尖。最后,芷若啊的一聲,達到了最高潮,但緊接著便跌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前文已經說過,芷若受傷不輕,再加上剛才陰精大量流失,傷了真元,現在可謂是新仇舊恨,不省人事也並不奇怪。反倒是朱元璋,大爽了一陣之后倒沒什麽,可能是喝了芷若的蜜液,有助於他自身的真元吧。

這下麻煩了,朱元璋想,繼續帶著她走吧,她日后將今晚之事告訴教主,大禍將至矣。若不帶著她,又怎樣向教主交代?真不該一時沖動。

想了半日,他決定再打芷若一掌,然后帶著她去就醫,若能活,那是天意,若不能活,就不關自己事兒了。

於是朱元璋在周芷若的腦后玉枕穴重手一擊,順便把人事不省的芷若又奸了一遍,這才用衣服裹了芷若,大踏步的向鳳陽分壇走去。看來芷若的蜜液果然神效,連干五個時辰的朱元璋此刻依舊龍精虎猛全靠了它。

幾日后,明教鳳陽分壇,張無忌以乾坤大挪移神功爲芷若療傷;幾個月后,芷若恢複如初,不過喪失了部分記憶(這可能拜朱元璋那一掌所賜),當然也未能告發朱元璋的醜行;幾年后,明教推翻元朝,朱元璋篡位謀權,張無忌離開了明教跟趙敏歸隱山林。

至於朱元璋爲什麽要背叛張無忌,一方面,他早就野心勃勃;另一方面,他並不知道周芷若喪失記憶這回事,總是害怕那一天會遭殺身之禍,所以就先下手爲強了。

 

 

【完】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